银尾

非著名后妈文手

1.
他推门走进屋内,身上带有刺鼻的血腥味。
我抬头瞟了他一眼:“你又去杀人了?”
他笑笑,并不做什么解释:“嗯。”
“杀人是不对的,以后别干了。”我如以往般劝解他。
他也如以往般无声拒绝,讨好地朝我笑了笑。
2.
夜深了,我去洗了一个热水澡,褪去一天的烦躁,快速地钻进被窝。
他坐在我的床沿边,盯着我的脸看。
“你不睡觉吗?”我问他。
他用手指敲了敲床沿:“等你睡着,我也睡了。”
我撇了撇嘴,并不打算和他胡搅蛮缠,拢了拢被子进入梦乡。
3.
今天是晴朗的一天,看着暖洋洋的阳光充斥房间,我的心情都舒畅了起来。
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,我看见他也醒了,还哼着不成调的小曲。
“你心情很好嘛。”我从冰箱里取出早餐。
他把勺子在手上转了一圈:“当然,你认真去上学吧,我打算今天出去散散步。”
我囫囵咽下发冷的隔夜餐,打量了他一眼:“好的,祝愉快。”
4.
到学校的时候,上课铃正好响起,我在座位放下书包,装作没看见那些不怀好意的目光。
上课时间还算太平,我在书本上画了一只泛着金属光泽的勺子。
下课铃响了,我环视了周围的环境,打算在某个不知名角落度过十分钟。
天不遂人愿,那几个小太妹很显然识破了我的意图,把我堵在了没有监控的废弃校舍厕所间。
5.
“不就是成绩好一点嘛,就这么高傲,叫你名字都不理——。”
“我说,上课只会在课本上乱涂乱画的家伙,考试是不是抄的?”
“操你妈,回答我呀,之前倒是威风啊,回答我啊——”
她们把我摁在地上,一脚踹过来,我感觉头发根要被扯断了。
好难受。
好难受。
好难受。
我晕了过去。
6.
醒来后,我看见他站在我面前,手中提着几个血迹斑斑的黑色废料袋。
我沉默地看了他一会儿:“你不是去散步了吗?”
他吹了个口哨:“我担心你受欺负……”
我无声地大哭起来,紧紧抱住他,在角落蜷成一团。
“没事了,没事了……”他在我耳边说到。
7.
我和他一起回到家里,关上门,他体贴地扶了扶我。
“谢谢。”我突然低头说道。
“不用谢。”他的语气难得的认真,“毕竟——我就是你。”
8.
眼前出现一片乱码,灰色的,乱蓬蓬的,最后逐渐分裂一个个错乱的碎片。
肥胖的男人一边喊着女儿一边褪下裤子。
硬硬的胡碴扎在脸上。
女人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蜷缩在角落。
喊着脏话的男人女人把小女孩踹进阴暗的楼梯间。
臭哄哄的舌头伸进嘴巴。
不怀好意的笑声。
以及——
抹着鲜血的手和锋利的菜刀。
9.
不是我……
你不是我……
我不是你……
窒息……
难受……
不堪……
厌恶……
我突然疯了般地拿出锐利的美工刀,砍向他,刺向他,打向他。
但他站在原地没有动。
好疼啊……我顶着灰蒙蒙的一切冲向卧床。
10.
我从床上醒来,身上的刀伤都凝结成了血痂,人的自愈力真是非凡。
我还活着。
他晃悠悠地走过来,拿出一盒创可贴。
“还是包一下吧,避免感染。”他避开了我的眼睛。
“滚!”我没由来地朝他发了脾气,但还是接过了创可贴。
他听到了我的呵斥,深深地低头,走向储藏室。
11.
一切都乱糟糟的,我什么都想起来了,但什么也不想想起来。
我把玩着手上的美工刀,考虑着这不堪的一切。
考虑着我不想接受的他的一切——身上的血腥味和血迹斑斑的黑色塑料袋。
是时候做个了断了。
12.
我狠狠地眨了一下眼睛,他静静地出现在我的床前。
我将美工刀的刀刃放在脖颈前:“我可以杀了你。”
他好像听见了什么可笑的事儿一样:“你不敢也不能杀死我,我就是你,你就是我。”
我冷静地摇了摇头:“不,你是我,但我不是你。”
然后按下了美工刀,他惊恐的眼神出现在我模糊的视线里。
他消失了。
我也消失了。

评论(1)

热度(10)